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毛海栋 > 怀念我的恩师王保树教授

怀念我的恩师王保树教授

怀念我的恩师王保树教授

毛海栋

2015/6/22

【今天上午得知王保树老师病故之后写了这些文字来纪念,晚上看见同门刘文科也写了同一题目的纪念文字,或是因为哀悼恩师的心情是一样的,又许是冥冥中的天意。】

王保树老师今天早上9点35分在北京302医院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上周三获悉王老师因身体状况恶化而进入重症监护室之后,我立刻赶往北京看望他。在北京三天,两次进入重症监护室的病房看望王老师,却一直没有看到王老师醒来。虽然知道老师醒来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了,但仍然期盼奇迹的出现。天不遂人愿,在清华法学院的师生和王门弟子守候了将近一周之后,王老师还是离去了。听到这个噩耗的时候,我正在东南一隅的厦门岛。阴沉了一上午的天空中卷起了漫天急雨,我的泪水再也无法止住,思绪沉浸在过去十年间关于王老师的回忆中……

王老师是一个乐观、坚强、醉心研究的学者,除了外出参加学术会议,他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明理楼的办公室里,把自己生命的大部分时光都奉献给了中国商法学和清华法学院。记忆中的王老师总是绽放着笑容、爽朗地笑着。记得大概在2008年清华举办“21世纪商法论坛”时,王老师在模拟法庭的楼梯上摔了一跤,也只是让我去外面买了一瓶云南白药匆匆处理了一下就继续主持论坛。

王老师是一位宽容、谦和的导师,尽管他是我国商法学的权威和商法学会的会长,但他从来都不将自己的学术观点强加于人,对于我的研究领域和职业路径选择,他从来都是尊重、支持和提供帮助。王老师的专长是商法总论和公司法,而我在读博期间选择证券法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向,王老师并没有因此而不高兴,而是让我就一些专业问题多向汤欣老师请教。王老师一直希望我能进入高校从事科研工作,并打算推荐我去山大法学院任教;而我在从斯坦福留学回国之后受美国法律界的影响却希望先从事一段时间法律实践工作。对于我去中信证券法律部工作的决定,王老师仍然非常支持,并打趣说你第一个月的工资已经比我教书一辈子的月工资高了。待我最终决定回到高校工作时,王老师自然非常高兴,为我写推荐信并多次询问工作调动的进展。

在我的印象中,王老师的身体一直很好。还记得2007年秋末冬初在清华六教上完《商法总论》后走在寒风瑟瑟的校园中,我跟朱庆同学正感慨一条秋裤已经抵御不住北京的寒冷了,王老师却说他还在只穿一条单裤,让我们在场的年轻人汗颜。得知王老师生病已经是2014年夏天的事情。那时王老师已经进过几次重症监护室,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302医院进行例行治疗。虽然医生叮嘱他不要过度劳累,但他见到我还是侃侃而谈并让我陪他在302医院的小花园里散步了很久。师弟谭津龙后来告诉我王老师其实在几年前已经查出肝硬化,但因为我当时忙于博士论文而没有告诉我,后来考虑到我在证券公司工作繁忙也就没有再跟我说。

最后一次跟王老师面对面交流是在2014年10月19日,我离开北京到厦门大学任教的前一天。还清晰地记得他颤颤巍巍的步伐和语重心长的嘱咐,以及临别时望着我的眼神。没有想到那次见面竟然是永诀……

王老师走了。中国商法学界失去了一位泰斗,清华园少了一位大师,我失去了一位关心和爱护着我的师长。

永远怀念王保树老师。 

 

 

推荐 14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